微信掃描
手機網站
寶玉石周刊 >> >>
 
GUILD巴西游學回顧:帕拉伊巴碧璽的前世今生
 
深度報道  加入時間:2019-6-20 14:54:39  byszk

近30年來,為了更好地了解美麗寶石背后的故事,GUILD寶石實驗室副總裁Andrew Lucas已經數次訪問過巴西境內大大小小的主要寶石礦區。今年4月,他再次出發,考察了巴西東北部的帕拉伊巴州和北里奧格蘭德州等地的寶石礦區,而后者一直是帕拉伊巴碧璽的開采地。

GUILD寶石實驗室總裁劉麗紅與Paraiba碧璽礦主Sebastian Ferrreira及其女兒在礦區合影(圖片由Andy Lucas拍攝,MTB授權)

今年5月,GUILD寶石實驗室總裁劉麗紅(Ruby Liu)帶領GUILD游學團緊隨其后,加入到此次考察之旅當中。在巴西彩色寶石貿易家族Sabbagh家族的陪伴和幫助下,Andy和劉麗紅對巴西帕拉伊巴碧璽市場進行了深入的考察。

帕拉伊巴碧璽是一種顏色豐富的寶石,涵蓋了綠松石藍,綠色,紫羅蘭色,紫色,以及高度濃艷的“霓虹”藍色、深藍色和靛藍色等多種色彩。從當下的市場表現來看,濃郁的藍色帕拉伊巴碧璽最受消費市場喜愛,其價格也水漲船高。如今,具有頂級顏色和質量的帕拉伊巴碧璽,克拉單價已經超過100,000美金。

從種種表現中,我們不難發現帕拉伊巴碧璽在市場上的受歡迎程度。可誰能想到,在短短三十余年的時間里,這種堪稱藍精靈的寶石,走過了怎樣曲折而傳奇的發展道路。

“藍精靈”的誕生
帕拉伊巴碧璽的出現要追溯到1982年,在那一年,傳奇礦主Heitor Dimas Barbosa發現了這種碧璽。最初,寶石專家及市場普遍認為它是鉭鐵礦的一種,只是還含有一些其他物質。然而,Heitor卻始終堅定不移地認為這就是一種稀有的寶石材質。正是這種堅定不移的信念,讓他在帕拉伊巴州境內的Sao Jose da Batalha村莊附近,多次尋找該寶石的礦區。

盡管堅持不懈地尋找這種寶石的行為,讓自己被當地人戲稱為“傻乎乎的Heitor”,但是他的堅持得到了回報。1982年,Heitor所發現帕拉伊巴碧璽礦區被命名為Batalha礦;1987年,這一礦區第一次產出少量具有明亮藍色調的碧璽,同年Heitor發表論文公布了這種寶石的發現。1989年,他的礦區出產了數千克前所未有的“電光藍”碧璽,并逐漸被人知曉。如今,該處礦區和這位礦主一樣,在業內久負盛名且頗具傳奇色彩。

數據顯示,Heitor礦區的大部分寶石產于1990年到1991年。據Heitor推測,在1989年到1991年期間,大約有50000到75,000克的寶石級帕拉伊巴碧璽出自于他的礦區。在這段時間,也被業內認為是帕拉伊巴碧璽最高產的時期。

在1990年的圖森珠寶展上,帕拉伊巴碧璽可謂是一炮而紅。其克拉單價在短短4天內,從數百美元飆升至2000美元以上。價格的飆升,依然改變不了帕拉伊巴碧璽在市場上供不應求的瘋狂。也正是在這一時期,消費市場開始正式接受這種新奇而又絢麗的碧璽。

各大礦區現狀及市場潛力
不論從市場供求關系的角度,還是從寶石學專業研究的角度,帕拉伊巴碧璽都是一種非常稀有的碧璽品種。它也可以被稱為“銅碧璽”,因為其化學成分中有微量的銅元素,而銅也正是這一寶石最主要的致色元素。當然,錳元素的侵入與留存,也可能讓帕拉伊巴碧璽呈現更多獨特的顏色。

 帕拉伊巴碧璽主要存在于被稱為偉晶巖的熔巖侵入體中,偉晶巖礦床也是其他很多彩色寶石的來源地。出產帕拉伊巴碧璽的偉晶巖通常也能發現石英,長石,鋰輝石,云母,鋰云母和高嶺土等其他礦物。

游學團參觀到的第一次爆破產出了兩顆較大的Paraiba碧璽晶體(圖片由Andy Lucas拍攝,MTB授權)

早在2014年,我(文章作者之一,Andrew Lucas)就參觀了Ubiratan礦主的Parazul Mineracao帕拉伊巴礦。那時候,礦區正在開采。而在此次游學期間,這處礦區并沒有任何采礦活動。為了了解該礦未來的潛力,我們采訪了Ubiratan先生。

在我們游學期間,唯一正在出產的帕拉伊巴電碧璽礦是在鄰近的北里奧格蘭德州的Mineracao Terra Branca (MTB)礦區。它位于Parelhas村附近,與帕拉伊巴州界交界。此處礦區發現于1991年,在那時被稱為Mulunga礦,直到2000年才被MTB接手。

MTB礦的礦道與帕拉伊巴州的Sao Jose da Batalha礦山截然不同。在Sao Jose da Batalha礦區內,礦道的墻壁主要由松軟的高嶺土構成,工人們甚至可以進行徒手挖掘作業。而MTB礦山隧道中的墻壁則主要由長石等較硬的材料組成。這就令礦道可以開得更大,且不需要另外的支撐。

然而,因為礦內圍巖相對堅硬,因此開采過程中需要通過爆破來穿透巖石,找到帕拉伊巴碧璽的礦坑。這樣的開采方式雖然更為經濟和有效,但是同時也增加了碧璽被損壞的風險,不過這在彩色寶石的開采中較為常見。在此次游學過程中,劉麗紅(本文另一作者)也實地感受了按下爆破按鈕和在礦道內尋找帕拉伊巴碧璽的興奮。

業內很多人都曾表示,巴西境內已經沒有任何的帕拉伊巴礦在開采。事實是,雖然巴西境內現在僅有一個礦區在運行,但它已經是一家成熟的礦區-市場一體化公司(也就是下文講到的MTB),主打高質量配石產品。而市場上出現的較大的優質巴西帕拉伊巴寶石來自二級市場。目前它們的流通方式是由代理商在東京等地尋找幾十年前購買的人,他們可能會希望從價格差異中獲取可觀的利潤,從而把寶石進行售賣。

但帕拉伊巴州和北里奧格蘭德州的礦主們確信,地底下還有儲量可觀的帕拉伊巴碧璽等待開采。當法律問題和相關爭議一旦被解決,他們就會去開采帕拉伊巴碧璽,并將拉伊巴碧璽推向市場。

礦區的生產方式
在考察期間,游學團得以近距離參觀礦道內的一次爆破。這次爆破炸出了很多小顆粒但顏色很好的晶體,它們都在加工廠中被加工成寶石。除此之外,此次爆破還發現了兩顆較大的晶體,且其中一顆晶體質量很好。

以爆破為主要生產方式,給MTB礦區帶來了更多的考驗。當礦工們根據經驗,看到任何地塊可能含有帕拉伊巴碧璽礦的跡象,例如黑色的電氣石晶體時,他們都會小心翼翼地使用爆破,并且用手挑出所有的晶體,然后將剩下的巖石材料送去加工廠進行篩選和加工。

通常,含有潛在碧璽的碎巖會被鏟入推車中以進行后續的加工。有一些礦道中還備有傳送帶,以便將材料運出。自2014年我考察該地以來,該礦區已經有了大幅的升級。采礦和加工技術均顯著提升,例如在加工過程中開始用到了光學分揀機。

只有為數不多的帕拉伊巴礦區才會使用精密的技術儀器,如上圖的光學分揀機(圖片由Andy Lucas拍攝,MTB授權)

光學分選器的工作原理,是將可能含有寶石的礦石通過傳送帶運輸到光學分選器中。隨后,CCD相機再通過光學分揀機尋找某種寶石的顏色,以達到有效分選寶石的目的。當相機看到正確的顏色時,機器內會有一股空氣將含有寶石的礦石噴射到另一條傳送帶上,以便稍后進行更深入的檢查與篩選。不含寶石的礦石,將繼續在傳送帶上進行,由經驗豐富的工人進行雙重檢查,以防錯過寶貴且極具價值的帕拉伊巴碧璽。

從礦區到市場的無縫連接
其實,采礦只是MTB的部分產業,MTB是一家從礦區到市場全方位參與的公司。在Parelhas村,他們還有一家專門用來分揀原石和切割的工廠。在那里,我們看到有坐滿整個房間的分級員,在通過尺寸、顏色、質量和形狀等考量因素,對帕拉伊巴碧璽原石進行分級。幾乎所有的原石都是小尺寸,切割完后它們的尺寸將小于2mm,更適合做配石。

這些分級員的專注力令人驚嘆,他們可以連續不斷地對這些小尺寸的原石進行復雜的分類。MTB通過采用這套行之有效的原石分揀系統,大幅度的提高了企業切割過程效率。還能讓成品的類別也更加匹配市場,有利用于進一步的銷售。

除了依靠機器的分揀工序外,切割過程通常由技術較高的工人進行操作。第一步是確定原石最開始的定向和基本的形狀,這一步對于企業切割出高質量的寶石和最大程度地保留重量來說是至關重要的。

從企業加工角度看,工人們能夠看清一些微小尺寸的帕拉伊巴碧璽,并對其進行加工已經足夠令人驚訝,更不用說他們能夠完全利用雙手去控制這些石頭。不難想象,完成這樣一項工作需要大量的學習和實際經驗。

完成定向之后,這些原石將會被送去進行后續的切割,切割工人們將他們加工成刻面寶石并進行拋光,并根據珠寶和鐘表行業的要求對他們進行尺寸的校準。雖然大尺寸的石頭非常稀少,但是MTB出產的小顆粒的帕拉伊巴碧璽仍然供不應求。奢侈手表和高端珠寶制造商們認為,巴西帕拉伊巴碧璽的顏色和名聲可以讓他們的產品與眾不同。巴西帕拉伊巴碧璽的一個明顯優點是盡管他們他們尺寸很小,但是他們的顏色依然很濃郁。

總體來看,MTB已經是一家從采礦到市場一體化的成熟公司。他們主打小顆粒、精密切割的帕拉伊巴碧璽配石;偶爾,也會找到較大的石頭。同時,他們還出售顏色較好的素面寶石。得益于完善的分揀體系,MTB的配石市場發展很好,所以他們很少會出售礦物標本。
因為就算是裂紋較大、包裹體很多的礦物標本,也總是可以被加工成尺寸很小的透明的配石。

企業責任感與可持續發展觀念
除了致力于行業發展和企業規模擴大之外,企業的社會責任感和可持續發展性也是現代寶石行業的重要組成部分。
據我多年的市場經驗來看,很多零售商都更傾向于尋找那些嚴格遵循勞動法、環境法和社會準則的礦區。這也有利于形成一個良好的趨勢,礦企將越來越關心自己的公共形象。對于很多珠寶零售商來說,與遵守道德法則的礦企展開合作,是如今行業內的重要議題之一。
在社會責任感和可持續發展理念的驅使下,MTB會將雨水進行收集,并存儲起來,以用于各種采礦活動。企業內使用過的廢水,也會被送入相關處理廠,從而繼續回到環境中。此外,他們還有一個原生植物和植被的再造林項目,以彌補那些由于開采和其他生產帶來的生態損失。

非洲與巴西:相輔相成的市場關系
自從巴西發現帕拉伊巴碧璽之后,莫桑比克和尼日利亞等非洲國家也相繼發現了帕拉伊巴碧璽。在市場上貿易中,它們往往被稱為“非洲帕拉伊巴碧璽”,莫桑比克也是這一碧璽的重要產地。

從顏色上來看,非洲帕拉伊巴碧璽的顏色通常不會在小顆粒的石頭上體現,這也使得小顆粒的巴西帕拉伊巴碧璽依然在市場上占據主導。實際上,盡管非洲帕拉伊巴碧璽美麗動人,使得人們趨勢若騖。但是頂級顏色的非洲帕拉伊巴碧璽和巴西所產的“同胞”相比,也依然遜色一籌。

不過,從克重上來看,非洲帕拉伊巴碧璽的大尺寸、高凈度晶體較為常見,而這些在巴西卻非常稀有。這就導致了帕拉伊巴碧璽領域存在的兩種明顯不同的市場,其中巴西出產的帕拉伊巴碧璽價格奇高,且其市場也非常獨家和私密。不同于其他差異化市場的競爭性,帕拉伊巴碧璽的這兩種市場則是相輔相成的關系。受到巴西市場的影響,帕拉伊巴碧璽的價格日漸增高。同樣地,人們較為容易地購買到帕拉伊巴碧璽,使得這種寶石在人們心中始終占據一席之地,而且更加刺激消費者對高質量巴西帕拉伊巴碧璽的向往。事實上,很多人都會在兩個市場之間互相游走。

從加工處理角度看,幾乎所有產自非洲和大部分產自巴西的帕拉伊巴碧璽都會經過熱處理,從而改善寶石的顏色。因此,無燒的帕拉伊巴碧璽的售價十分高昂。與此同時,帕拉伊巴碧璽是否經過熱處理的判定,也是很多寶石實驗室的難題。

關鍵字 
深度報道 相關文章
昌龍



Copyright @ 2007-2008 ChinaGemNews.com(中國珠寶首飾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 寶玉石周刊  版權所有
客戶服務電話:(010) 88878361 88878362 傳真:(010) 88878360 郵箱:[email protected]
ChinaGemNews.com 寶玉石周刊(中國珠寶首飾資訊) 京ICP備07032935號 技術支持:昌龍網絡B2B
新年财富怎么玩